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水和雨水一道哗哗流,“怎么拦

发布:admin08-31分类: 无遮羞中文版免费大全

  肖海涛说:“你才三十几呢,莫讲丧气话。” 
  肖海涛说:“你讲哪一出?” 
  肖海涛说:“我又不烧裆。你快些脱,我保证不看。” 
  肖海涛说:“又约会哪个野老婆?” 
  肖海涛说:“仲秋,你看老秦自从治病回来,精神是不是有点,有点那个?” 
  肖海涛抬起头,泪水和雨水一道哗哗流,“怎么拦啊,谢大成和他们吵起来,玉和爹都要打人了。” 
  肖海涛叹息一声:“哎,别说你呀,孩子们不读书,长大了还不和我们一样!过了今年冬天,一定要把学校办起来。”   
  肖海涛听罢,手一扬,半碗蒿菜熬蚕豆连同那只碗“叭”地甩到水沟里。 
  肖海涛停住,水炳铜二郎腿放下,手摸摸连鬓胡碴碴,突然转头问肖十春:“呃,明天跟我剃胡子啊!” 
  肖海涛突然发现秦天的目光十分陌生和难以捉摸,甚至是用一种怀疑、讯问的眼光盯着他。他突然觉得绝望,随之产生他从未产生过的、难以相信的厌倦与疲惫。 
  肖海涛吐尽了口里灰末,在禾坪水里绞把手巾抹过脸,两人一道吃了些南瓜粥。 
  肖海涛笑了,“这鬼崽子。呃,怎么办,等于路上捡的,好吧?” 
  肖海涛心里怦地一响,知道他讲的是金钩寺。他抓把稻草垫屁股坐在地下,不置可否地说:“以后再研究吧。老婆呢?” 
  肖海涛嘘了口气,脸色严肃起来,“我正想问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肖海涛眼睛一瞪:“什么事?” 
  肖海涛也沉思起来。 
  肖海涛也湿了眼睛,“赶快起来,我去告诉秦社长,安排一下吧。” 
  肖海涛也怂恿道:“后喜,脱了吧,脱了吧!” 
  肖海涛也笑了,“那就看你了。你没本事,啸天湖有本事的多啦。” 
  肖海涛一边吃一边舔嘴巴,“妈妈的鳖,这堂客从哪里搞来这么好吃的东西?恐怕是帝国主义送的啊?” 
  肖海涛一边嚼蚕豆一边点头。 
  肖海涛一冲起身,就要去打弟弟,旁边秦顺子一把抱住,“算了算了,随他去讲。” 
  肖海涛一家正吃午饭。秦天把老肖叫出来,两人站在屋后水沟边。 
  肖海涛一愣,随即仰头大笑。故意低声下气说:“秦村长,我有什么野老婆啊,过去有两个相好,现在都不理睬我呢。” 
  肖海涛一拍板凳:“这有什么问题呢。一座废庙,又不是谁的私业。” 
  肖海涛一手捏着饼干盒,一手吊儿郎当地甩,咳了两声。 
  肖海涛疑虑地说:“若说他伤病没好,做起事来又一点不差。” 
  肖海涛幽幽地说:“没想过呢,想有什么用啰。呃,我再唱一个啊。” 
  肖海涛在几间房里都没见秦天影子,“嘿,这家伙哪去了?” 
  肖海涛站起身,“我走了。他们的丧事你就帮帮忙,别要钱了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