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大凡农民,无论是造反

发布:admin09-13分类: 无遮羞中文版免费大全

女人,不觉精现在还不是,你先甭胡叫。你那歪鸡不是我说, 也的确成了问题,他一天跟上郭大害那二流子胡行,能学好吗?郭大害是啥人?他大虽说是 跟党多年,但现在不成了,走了资本主义,被撤职了。他自己呢,也不正派,整日招了一帮 青年人在他窑里不说正事,谋划着和造反派作对。像他这种游手好闲之人,仗着老子原有的 地位咋咋呼呼,横行霸道,嚣张着打骂民兵。群众反映他过去的问题就很多,我们已经准备 派人外调他的作风问题。据说在矿上就乱搞男女关系,滋生事端。你歪鸡还不晓这些情况, 但组织晓得。我独独告诉你们。总之,跟上他行是没有好处的!我的意思是,这都在于你老 叔,你咋说,这对娃的今后前途关系极大。是跟上造反派革命,还是跟上郭大害胡闹,就看 你咋编排歪鸡了!” 
  贺根斗走到大义家中,大义正在屋里吃饭,见大义随我等弟兄这么长的时间,仗义疏财,舍己为人,从 没有过你长我短他多你少的争执,有啥良心过不去的地方?还不是你自家的心胸狭隘?”歪 鸡脸一红,倔脾气上来,扑通一声跳下炕,喊叫道∶“是我狭隘!是我狭隘!你们个个心胸 宽大,我不配和你们做弟兄,我走我走!”黑蛋一看闹下这事,紧赶上去拽住,一面劝说∶ “咱大害哥说的不是这意思,你听错了。”众人也随着拉扯,将歪鸡抬到炕上。歪鸡抹着眼 雨,指着大害说道∶“人常说‘路遥知马力,日久看人心’,咱等着,你大害哪一日但遇到 事上,看到底是谁氏替你卖血哩!”大害盯住歪鸡,又是气又是爱。气他不通常理,爱他心 性耿直。黑蛋没话找话,将众人从这事头上扯开,黑蛋说∶“你晓我前几日遇着一件啥事? 嘿,有笑得很!有柱他姑从山上给人家有柱领下一个媳妇,不防被民兵栓娃看见,栓娃立刻 给吕连长汇报了。吕连长一听,说∶‘好家伙,我们这些贫下中农可怜得打光棍,他这些地 主子女倒受活了,娶了一个再一个的?不成,你把那女子叫来,让我瞅一下!’栓娃去把人 家女子押持到大队部里。三折腾两折腾,那女子竟随着栓娃回去了。这几日不是?栓娃妈见 人排说‘嗨,人家女有主见,咱做妈的再该说啥?只要人家两个娃好,咱随咋都成!’人说 ∶‘听说人家女子一开始看的是有柱!’她道∶‘有柱那半疯子谁看得上他!即看上,咋不 随他有柱却随了我儿呢?’旁的人嘴上不说啥,心里都晓得。你说这事怪也不怪?”   
  《骚土》第三十七章(4)   
  立刻注册新浪免费邮箱,激活1G空间众人问∶“真有其事?”黑蛋说∶“全村人都晓得,你们不晓?”众人一笑,说∶“大 害哥不晓得。”大害微微一笑,道∶“邓连山老汉可怜的。”黑蛋说∶“听人说,当夜,那 女子和栓娃就睡到一搭了。”大害说∶“胡扯!”黑蛋说∶“你还不信?村人都这相说。而 且是栓娃妈亲口对人透露的消息!” 
  大害一听这话,怏怏郁郁地睡下,说∶“你们耍你们的,甭管我!”众人开始摸牌,不再理论。歪鸡又笑着闹将起来。   
  《骚土》第三十八章(1)   
  村粮库遭抢劫难中生难 
  碾麦场见恶兆奇中出奇 
  你知这是何事?原来栓娃将龚勤花领回家里,枪不卸肩,牵住就让妈看。老婆在炕上做 针线,一看儿领着一个花红女子,兴得摸不住鞋帮子,连忙将勤花扶到炕上。拉住风箱,升 
  起灶火,尽家中所有,招待一番。当夜就将这对鸳鸯赶到一盘炕上,成了事实。这一夜的风 景,只道是∶ 
  一个梳头的二百五,一个掂枪的缺半斤;一个开春的羊角笋,一个盛油的莲花磬;一个 喜滋滋踅着进,一个乐颠颠架住来;一个看相是头回出家,一个却不是初次问津。 
  婆娘叫来隔壁成彬的媳妇桂香,桂香站在窗户底下听,心念好的好的,自不觉湿了裤裆 。 
  栓娃如今能娶上缺斤少秤的龚勤花也的确不易。从历史看,大凡农民,无论是造反还是 念书,一旦功成名就或是暴户发市,咋不咋都是先修一座庄廓,然后搂香揽玉地娶个三妻四 妾。但要做了皇帝,那就更不必说,恨不能将天下的美娘娇娃,都划到自个儿名下。殊不知 占山占海易,占一个人心却难。这是一场梦。历史上万千聪颖之士都不惜呕心沥血,将气力 花费在做圆这红楼春梦上头。他们编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殉情典故,或是昭君投江或是孟姜哭 城,或是把那柳下惠坐怀不乱的事儿奉承得肉麻,其意不过是说女子如何坚贞,男子如何守 德,总之是把这梦说得有鼻子有眼,哄着糊涂的上当。上当的也无不是按捺着胸中的骚情淫 意,将一身的春风柔软都消磨给野鬼游魂了,哪有予你的一个切实。你想让一个女人一出闺 房便守定的是你,一个男子一开情窦便钟情的是你,男女间一辈子就做你我间这一个人身上 的工夫,岂不是难上加难? 
  所以,这里倒要摇晃一下世间的万千迷惑之人使之觉醒。女人是女人自己的女人,男人 也得是男人自己的男人,你占住他的身体占不住他的心性却是常有的事。旁的工夫你能做完 ,惟心性这一条上你永远是做不完的。因此上你倒不如开通一些,给做妻做夫的对方一条出 路。将你的欺世霸道,首先消折在你家院里头,这样于你也好出门,去做个目光远大行走万 里的贤人君子。世间人人寻求的民主自由轻身自在,何不从自家院落里首先做起。回头看那 历史上的明君圣主,其末了都少不得昏庸。原因大都是在心性这一条上挨不过去,想得太绝 ,要得太狠,将万千百姓的大事都做到自家床上去了,落得个千秋骂名。你说对否?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季工作组一班人马一走,贺根斗大权在握却是不容置疑的了。这 几日他思来想去,竟拟出一个照顾困难户的名单,大不了也都是他们那几名干部。架住一天 黑了,几人开了粮仓,人均50来斤小麦偷偷分过,自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料没想这事竟 先让大害一头晓得了,大害接到消息,对弟兄们说∶“你看这贼是胡颠哩不是?储备粮这是 鄢崮村一村人的血汗,他贺根斗说吃便拿来吃了,这不是食民膏脂的贪官污吏又是什么?” 其实他哪晓得,有关农村基层干部的德性,百姓们早有描绘,顺口道是: 
  队长见队长,票子哗哗响;会计见会计,看谁车子利;保管见保管,吃得肥大脸;记工 员见记工员,枕边睡着小金莲! 
  这话虽是夸张,却不见得没有事实。拿贺根斗眼下的情形,不也就说明点问题?这事, 紧随着村中之人竟也知晓,惹得个个血红了眼窝。私下里将贺根斗骂了个祖宗八代不觉解气 ,又是三个一群五个一伙都来大害家里寻求主张。狗日的贺根斗,劫人贼!不当干部倒没啥 ,一当干部就眼瞪圆着开始劫人了! 
  大害几日来煞费苦心,临了堂堂正正地列出一个名单,说是借粮,想的却是智取生辰纲 的主意。一天夜里,村中男女都来到大害窑里,大害弟兄几人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张张狂 狂地与乡亲们说话,不是会议却像是个会议。直捱到三更时候,一群人随着大害蜂拥而出, 直奔向粮仓的门下。猴子这时也不用编排,上去就照大害说的,三鞋底将一把大锁拍将开来 ,大家伙不用声张,排好次序,由大害赤脚站在粮食里头,挨门数户将库存的三四千斤小麦 ,分发了去。这一次倒真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了。 
  过了几日,保管员财升这才慌里慌张跑到贺根斗家里,将贼从被窝里拽出来,说∶“瞎 了,今日早上我到粮库查看,只见门前都是脚印子,一摸锁,像是有人开过。这赶忙打开门 进去一看,你晓咋?妈日的,一囤麦全不见影影了!我说日鬼,这谁做的瞎事?正没想头, 却看着地下撂着一张白纸,揭开一看,都是人名单子,你借三十他借五十,填得好好的。你 说咱们啥时候又将粮借给这些人了呢?”贺根斗一听这事,瞠目结舌,手颤得提不上裤子, 不知如何是好。俗话说,法不治众。何况又是借粮的字据,寻谁说去。众人惹怒了反咬一口 ,他贺根斗就是生八张大嘴也辩不清了。这还了得,他贺根斗上台比比画画还没几天,咋就 跌下这么大祸呢!日后上头盘查下来,如何是好?恐怕他费尽心机夺来的交椅没坐牢靠便得 丢了! 
  这时婆娘从外头揽柴回来,一看男人战战兢兢,阵势不对,慌忙问咋。贺根斗道∶“咋 ?有人给咱栽下黑豆了!”婆娘这又忙问财升,财升少不得又神描一遍。婆娘听完,反倒比 男人有主见∶“这事甭慌张。人常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事到头来总有个对策。依我看是 有人看见你们借粮,气咽不下,趁着民兵都不在屋,轰起一帮子人捣下的事。你紧赶吃饭, 吃过饭到县上把咱村的民兵搬回来。这众人参与的事,用不了三天便明白了,我就不信他包 得住馅子包得住风嘛!”   
  《骚土》第三十八章(2)   
  贺根斗一听婆娘这话,着忙盛满一碗糊汤喝了,揣了几个包谷馍,钻住头子出了村,踏 上通往县城的马路。 
  却说那日夜里季工作组带着一班人马,没进县城,到城郊地界,迎面碰上一队人马。天 黑,双方都看不清干,乱喊了一阵,方知是“红造司”的弟兄们前来接应。吕连长一看“红 造司”人人手中没枪,气派立刻就大了起来。“红造司”的几个头目将他们引到城郊的一 
  所 学校里。这里是他们的临时指挥部。 
  进房门,季工作组屁股没坐稳,就先对吕连长说话,意思是要“红造司”的头头听着。 季工作组说∶“你看毛主席他老人家多有远见,要没我们这一支农民武装,咱们眨眼连反抗 的余地都没有了!”吕连长这时也表现得水平很高,接住人家递过的一根纸烟道∶“不是是 啥!毛主席早就说过,以农村包围城市。”那递纸烟的人生得方头大脸,极是富态。见季工 作组二人这样,也连连赞同道∶“说得对说得对!否则林副统帅咋说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 ,一句顶一万句。三十年前毛主席主张以农村包围城市,三十年后我们还要以农村包围城市 。”季工作组截住说道∶“就是一万年以后,我看我们也还要以农村包围城市!”那人连连 点头,随声附和道∶“对对对!”季工作组一看,觉着眼下这几人的思想问题解决得差不多 了,这方扯上正题,将攻打县城的计划一一制定出来。 
  幸好“红造司”这些人也不全是草包,居然还窝藏着一箱子弹。吕连长让快抬出来。片 刻工夫抬出来了,吕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