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盘算着第二日的方案。第二日晨

发布:admin09-13分类: 无遮羞中文版免费大全

居住在一起,将人的礼义伦常全给败坏了。结果是人生鬼鬼生人,没过多久,世界整个改变了,遍地跑的都是像鬼一样的人和像人一样的鬼。不过好在人间总算是添了些烦乱,多了些生趣,百姓们过上了正常的日子,也免得田地荒着无人种,金银落地无人取,县官放着无人做。"   
  《骚土》第七十六章 (4)   
  立刻注册新浪免费邮箱,激活1G空间少年听到这里,笑道:"你胡编!"老汉大瞪两眼,正色道:"你说啥?看你这娃,既然对你说了,便是有典可查。我老汉一大把年岁了,难道哄你一个不醒世的碎娃!"少年道:"或许你不是哄我。我只是问你见过鬼没有,你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老汉道:"见过多了。或许你便是一个小鬼!"少年狡黠一笑,道:"我假如是鬼,把你老汉的命不要了!"老汉笑道:"我是个老鬼呢?嘿嘿,你想想!活在这个世界是鬼不是鬼都不相干,只是都须给人家活着才对。人活着神鬼首肯,天地包容。你一个两个人物,仗着某个场合或某种身份,说灭谁就灭谁,岂不荒谬?说到这里,竟有一首绝句形容,你且听仔细了:'一半是鬼一半人,横撇竖捺俱是真;莫说魑魅无豪客,圣贤不义亦小人。'前几年,我到李家集街上,看见墙上刷着大幅标语:'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我当时就看着不顺。心想,瞎了,鬼神打倒了或可说得过去,将咱百姓种地的牛打倒了这还了得?就是鬼,也不能轻易打的。且说你看的这本《聊斋》,里面记载的书生秀才,经年累月守着寒窗,独自一人在灯下苦读。你说,每到寒冬腊月的时候,如若没个人来给他端茶添香铺衾暖被,那将是何等的滋味?这些人又都是知书达理之人,总不能让他放下书本,去勾引良家妇女得是?所以,这时候须有通晓风情的鬼狐出来,与他们缠绵一时。论说这些女鬼大都不顾礼义廉耻,你且细思,咱这人世间不正是因为她们,方显得花哨起来?"少年望了一眼天色,道:"天黑了,我得回学校了。老汉伯谢谢你,只是你的话我不能信!"老汉看着那少年跑开的背影,冲着已是灰暗的天空,摇了摇头,回到家拿笔展纸,竟为《当醒不醒集》又添制了一篇新文。   
  《骚土》第七十七章 (1)   
  美猫娃贪财失算尧廓街 
  刘黑女遗魂落魄南罗城 
  麦收的忙季,男男女女都像灌了迷魂汤,一个个漾漾昏昏,不知是咋忙咋乱的,一晃便过了许多日子。麦子收割了回来,在麦场里碾打。幸亏四月头的一场好雨水,总算给了百姓 
  一点丰收的气象。王发民连日来跑前跑后,给自己熬出了一对血红烂眼。就这,两条腿还是不停站地跑,到各个小队里,与队干部和社员骨干私下里叽咕,似乎在酝酿着什么阴谋。 
  果不然,一日海堂带着社员们打场,病倒多日的叶支书突然出现在麦场旁边,由两个妇人一左一右搀扶着。大家慌忙围上去,但见老支书面黄气奄,已失了往日的人色。众人见他,不觉都动了恻隐之心,纷纷去问寒问暖。老支书不答言,只抬起手点着海堂的脑门,颤巍巍地道:"我说海堂啊,老实警告你,你不要给我使奸耍滑。你们这一帮瞎熊搞的什么阴谋诡计,我闭上眼都晓得。你们不让我一个病病之人塌实休息,把我硬抬起来,给你们讲话。不过这没什么,我这把老骨头不值钱了,能讲几句就再讲几句,听不听两可。只是,只是公社里追查下来,我就看你们尻子撅着给人家如何交代。到时候,人家不问他王发民,也不问我叶金发,只拿你的人头是问。我就看你们这些队干部,一个毛大的官官儿,吃了豹胆,敢包住地独行!" 
  海堂堆上满脸的谄笑,说道:"好我的老支书呢,你老人家说的啥事吗?我随你老人家这么多年,有多大的胆子你不晓得,敢对你老人家使奸耍滑?"叶支书断然说道:"你甭对我花言巧语,自己干的事自己晓得。没想到我刚病了几日,你们这一伙人就把村子给我搞成了这个样子!好了,两万这码子,交了差咱二话不说;不交差,我和你没说的。你自己看着办!走,到三队看广成去!"说罢,随着两位搀扶的妇人走了。叶支书一走,海堂一屁股坐在麦草里,面灰灰地不言语了。社员们也识趣,蔫无声息地走开,各干各的活,不打扰他。 
  你道这是为何?原来昨天夜里,公社工作组的老张急得鬼催火,摸黑到叶支书家里,向他叙说在几个生产队看到干部和社员沆瀣一气,在打碾麦子中捣鬼。他们一般都在夜里加班,麦子没打碾净便扎起垛来。这种隐瞒产量欺骗上级的做法,对搞了几十年农村工作的老张来说,自然是班门弄斧。老张晓得,这事不是王发民在里头操纵,生产队干部没人有这个胆量。老张在公社里又是个有名的老好人,无论何时何地,微笑一老挂在脸上。他不愿意将鄢崮村发生的问题捅到上头,只想在底下悄悄地解决。他知道,王发民是地委李书记点了头的干部,还是不得罪的好。只是叶支书连日来因病缠身,躺在大炕上一直不见好转,这竟须他费一些脑筋。 
  叶支书道:"王发民这不是对抗你们工作组,这是向我老叶脸上抹黑哩!"老张圆场道:"王发民还年轻,这事情的严重性他不晓得,或许还不怪人家发民,只是一些队干部在底下私自做主胡搞哩!"叶支书道:"张会计你是不知,王发民这娃骄傲自大得厉害,自从挑起大队的这副担子,没咋便翘起了尾巴,独断专行,许多事情根本不和我商量。"老张道:"这就是他的不对了。"叶支书强撑起身子,拍着胸膛向老张说:"张会计你不要担心,这事由我来解决,只要我还有一口气,鄢崮村不论他谁,甭想从我这里跷上过去!"老张笑了笑,道:"老叶你甭急,你有病在身,保护好身体要紧。这事不是明摆的嘛,鄢崮村只要你在,一把手的位置谁都甭想轻易拿走。你到底下讲几句话,大家还是愿意听你的。旁人说话虽然也可起一些作用,但毕竟不如你的打紧。什么原因呢?你多年的群众基础在那里放着呢!还不是,树老了窠落在呢!" 
  叶支书从政这一辈子,一直对上面的指示非常重视。在他看来,老张代表着公社领导,老张赞扬他就是公社赞扬他。所以,听罢老张的反映,一气之下,居然感觉身上轻松了许多。当天夜里,从炕上下了地面,吃了一老碗面条,闹着要叫王发民来训话。若不是老伴凤媛规劝,他竟要独自走出家门。 
  老张走后,叶支书一夜没有睡实,盘算着第二日的方案。第二日晨起,叫来两位年轻的妇人搀着,与王发民先不照面,而是一竿子插到小队,有的甚至是在麦场里。这一圈巡视,把要讲的问题着着实实地讲了一遍。经他这一折腾,捣鬼的人立刻收敛了 
  只是此后,到他家里探病的干部社员却寥寥了。说来天下的仕宦,活着的乐趣便是相互的穿梭走动。没人看顾他,这是使他非常难以忍受的。但话又说回来,社员们辛苦地劳作一场,到头来却眼巴巴地看着一半的粮食入到大库里。你且试想,他们此时的心情如何?这并不是他们不通大理,也不是他们不愿纳粮,而是他们自己一年的口粮尚欠十之四五呢!总之,"穷少礼义富多情",这道理不论何年何月何人那里,或许都是颠扑不破的吧。 
  闲话不提。歪鸡自麦子搭镰便被海堂任命为运输组组长。这一来,歪鸡便淡忘了与黑女的那一档子事,带着自己一班弟兄,车曳马驮,拼死拼活地完成着队里的任务。整个麦收,他们一班年轻人是功劳不小。这几日,村子里无论社员还是干部,但见他们一班弟兄无不是又褒又奖,赞口不绝。   
  《骚土》第七十七章 (2)   
  一日夜里,皓月在空。歪鸡与宝山二人在麦场草庵里看场,睡不着觉,便闲谝起男女趣闻。正在这时,却见月光下的场院里鬼头鬼脑地立着一人。看他那瘦马髂架的身形,歪鸡大吃一惊,叫道:"好贼啊,咋会是你!"一面叫一面提着裤子冲出庵子,揪住了此人。 
  你道是谁?说出来竟是一条极大的新闻。此人竟是那与李家集的发梅一同私奔在外的建有。建有穿着一条裤衩,身上的布衫破得也就只能遮住肩膀了。歪鸡欢喜道:"哎呀呀,狗日 
  的建有,是你本人吗?你贼娃只顾你跑,把洋蜡给我留下了!好家伙,你晓得你爷的厉害吗?前些日子,叫你爷把我领口衔住,差点把我的皮都给扒脱了!你贼,既跑不跑远一点,回来做啥哩嘛?" 
  建有往地上一蹲,呜呜地哭起来。歪鸡扳住他的双肩,诧异道:"咋?咋哩?该不是发梅把你诓下了?"建有摇摇头,哭得更凶了。歪鸡道:"看你,人生大事,也不和你老哥商量商量,跌下这大的祸!我还等着看你过上好日子呢,不想你差一点光尻子回来了!"建有道:"……呜呜呜,把他妈日,日了的,呜呜呜……我咋这倒,倒霉!呜呜呜……"歪鸡问:"回屋没?"建有摇摇头,道:"没有的,弄下这屁腥之事咋敢回哩嘛!呜呜呜……"又问他:"吃饭没?"建有只哭不言语。歪鸡推了他一把,他自恼自道:"吃、吃槌子呢!"歪鸡道:"走,到老哥屋里先把饭吃了,有话慢说!" 
  建有这天夜里家没敢回。在歪鸡家里吃了饭,两个人又回到麦场院。看宝山在庵子里已经睡实,不打扰他,两个人卧在麦场一角的麦堆里,守着月亮和星星,嗑嗑叨叨,一直唠到天亮。 
  原来发梅并不是杨麻子的亲生女。她妈嫁给杨麻子时随带了她。那时她五六岁。在她的记忆里,杨麻子经常打她妈。这样没过几年,妈便让杨麻子给折磨死了。发梅十五岁那年,杨麻子便奸占了她。此后,杨麻子便没间断欺负她。在外人看来他们是父女,实际行的却是夫妻。李家集的街上人常听见发梅格格的笑声,其实常常是她的内心在哭呢。发梅爱上建有,杨麻子是又嫉又恨。建有与发梅看着也是,不跑不成了。没想到两个人跑到西安,没上火车就让人家当游串的流民给收容了。后来又转到了渭南的收容站,关了一个来月,每天吃六两伙食。结尾竟又是发梅大本事,说通了管理人员,释放了他俩。他们的铺盖卷和钱物留在西安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小旅馆里,等他们回头取的时候,却被旅馆的人员赶出来。二人无依无靠无抓挖处,只好又步行着,一路连讨带要返了回来。这一来,最作难的是发梅,不知杨麻子竟要如何对付她呢。 
  建有待向歪鸡叙说完毕,竟又失声哭泣起来。建有说:"歪鸡哥,你看、看咱这些人还有出路没?这些天我一直想、想、想寻根绳子吊、吊死了算了!"歪鸡斥责他道:"胡扯!怎能没有出路?咋会没出路呢?听我说,只要咱心里头怀着指望,这日子就能过下去,更甭说咱还有些手艺!甭担心,迟早有你娃的好日子过!我估摸着用不了多久了!人不能一老就这样穷下去,世事总会有个变化,你不信等着看!好兄弟,到时候咱把发梅正正当当地娶到屋,叫他世人看看!"建有感动,叫道:"歪鸡哥,我能走上回来就是因了有你!鄢崮村没你,我回来做啥哩嘛!" 
  歪鸡一愣,他万万没有想到建有对他竟是如此地信任,冲动之下一手揽了建有干瘦的肩头,朝着东方山脊清晨的白光,说:"不要怕,好兄弟,只要有我歪鸡的一口饭,就有你建有的一日粮!有我在,你心放到肚里头。过几日,弟兄们再找大队的干部,再设法活动活动。王发民这人还行。前几日我问过他,他要我等几日,形势一松,立刻走人。等就等上几日。实不成咱就马脱了,豁出命也要闯出去!狗日的,他既不认咱,咱也不认他谁氏!" 
  上午,社员都在吃饭的时候,歪鸡将建有送回他屋。老汉爷睡在炕上,闻听得孙子回来了,忽势坐了起来,抱住建有,老泪纵横。一家人变愁为喜,端茶递烟,将歪鸡奉承了一时。他们空悬了多日的心自此才放下了。 
  歪鸡送罢建有出来,路过王骡家门口,只听里面笙乐齐鸣。打问扒在大门外观景的闲人,原来是猫娃今日订婚。王骡为增加些欢喜的气氛,请了坤明几个剧团的乐师,在院子里摆开家伙吹打。一听这,歪鸡心头一颤,只念道:"贼他妈,王骡把猫娃当牲口卖了!"气愤地朝地上啐了一口,转身回家。也是连日来过于劳累,加之昨夜又一夜没睡,此时的他已经是困顿上头。鞋不及脱便一头躺倒,直睡得天昏地暗。 
  傍晚时分,不是老爸叫他还且睡呢。老爸门外喊道:"贼,快起来,吃上点,完了快到场里去!天要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