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这店里称油打醋,啥时候错过

发布:admin09-13分类: 无遮羞中文版免费大全

一个时辰雨便停了。雨虽不算大,却洗去了日间的燥气。此时,天空干干净净,月亮和星星都清净可爱。睡足吃饱的歪鸡也感到周身清爽,心情大好。联想到早晨建有向他的表白,不由得踌躇满志。他相信,在他面前所有的困难也就如这场过云雨,一瞬间便会消逝。他歪鸡究底不会是个让人弃嫌的穷汉。一闪念,想到猫娃日间订婚的事,又感到有些空落。往日那猫娃勾人心魄的眉眉眼眼立刻呈现在他的眼前。 
  却在这时,他看见月亮底下老爸背着手从场边绕了过来。一面走一面骂:"贼娃,美美地睡了一天,这到晚上才忙活开了,寻的人还不断线!"歪鸡慌忙走出了庵子,大声问老爸道:"啥事?"老爸待走到跟前,方说:"人寻你哩,回去!"歪鸡问:"谁吗?"老爸诡秘一笑,道:"回去就晓得了!"歪鸡只得将看场的事交给老爸,匆匆走回家里。他想,或许是建有又碰上啥事了。 
  进了院门,只见一个苗苗条条的人影立在窑门前头。不用问,一眼便认出是猫娃。他心下一惊,故作不知问道:"谁氏?"猫娃忸怩地说:"是我。"歪鸡走近她,放缓语气说:"是你?你来做啥?"猫娃说:"给你送的确良衫子。"歪鸡冷言道:"我不是对你说过了,送你了,不要了,你送来做啥哩?" 
  猫娃不言喘。歪鸡等了一时,无话找话说:"我上午路过你门口,听着你家院里唱戏哩,为咋这热闹呢?"猫娃还是不语。歪鸡又假意赞道:"你大连拉带唱,能得很!"猫娃浑身抖抖起来。歪鸡不看她,而是自然不自然地随了老爸日常那得意扬扬的样子,一脚前一脚后,背着手看着月亮。他说道:"我在麦场里看场,刚睡下,我大叫我,说有人寻哩。我还以为是谁氏呢,急急忙忙赶了回来,却没想到是你!" 
  歪鸡话没落地,听见身边的人出声不对,低头一看,是猫娃哭了。歪鸡觉得意外,问她道:"哭啥哩?哭啥哩?"猫娃泪水飞迸,叫道:"人家好不容易寻你来了,你还对人家这相!"歪鸡说:"我咋?我这不是一再问你嘛!"猫娃道:"你这是问我嘛!你说你这是问我吗!"歪鸡道:"不是问你问谁?"猫娃道:"你咋是这人嘛,还给人当哥呢!"歪鸡道:"你甭,甭给我叫哥,你的哥我应承不起!"猫娃道:"我走了!"歪鸡道:"想走就快点走,走得越快越好。你的话,再不走村子里就胡传开了!"猫娃并不走,而是扶了槐树哭个不住。歪鸡一旁不言语,看她能吱呜到什么时候。 
  其实,猫娃哭泣不止一日天色大亮方才回来。一进门便踏上炕,一把揪了黑女的头发,将她赤条条地从被窝里揪出来,摁在院当间,骑在背上,不分青红皂白一顿好打。一面打一面质问:"贼婆娘,是你招徕下人了?是北舍前的那赤脚医生又摸上来了?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那贼深更半夜爬在窗口叫谁呢?……不是你?不是你是谁?'母狗不摆尾,公狗不上道'!他咋没钻到旁人家去喊叫?贼婆娘,我看你是狗改不了吃屎!皮痒痒了吗?皮痒痒了我再叫些人来搓你!……我这就捎话给乃贼,他再敢踏上我们南罗城一步,我非把他的狗命要了不可!前年卸他一条腿,把他美日的倒轻饶了!……"   
  《骚土》第七十七章 (5)   
  村人立在墙头和窑背上看热闹,也不说下田干活。黑女在病秧子的身下面一面挣扎一面叫骂。病秧子干农活不成,打人时力气却并不小。直闹腾了一个饭时才放开她。黑女趁机跑回到窑里,闩起窑门,饭也不吃,独自在窑里闷了一日。到了夜里,黑女也不打开窑门,任病秧子在外面死敲活敲。临了,还是婆婆那老可怜在门外哭着乞求,黑女这面方才作罢。如此看来,黑女的这场横祸,竟是歪鸡这不谙世事的刀客招的。不过黑女深心里不怪他。只念他一个男人,少见得这样的痴情。欣喜平生能搭上这么个爱她的好人,也没白活。 
  接下是夏收的季节,黑女忙得披星戴月早出晚归。妇女是生产队拿镰割麦的主力。她原本黑红的脸面经过这场夏收晒得脱了两层皮,如今显得越发的黑了。忙了半月日头,麦子总算收到场里,黑女松了口气。接下来打碾扛包的力气活,大半得靠男人们来做。她们一班妇女顶多是跟随着,干些摊场晾麦的一类轻巧活儿。 
  一日晨起,她在镜子里照了自己的颜面,里头一个黑不溜秋分不出眉眉眼眼的女人。她不由得惊叫一声:"哎哟,我咋成这相了!"她想,再过些日子就要回娘家看忙罢了。为了她的那人,她总得将脸面收拾得清亮一些才好。 
  看忙罢是渭北一带的欢庆丰收的乡俗。届时亲戚间互相来往。初嫁的女子回娘家消歇。黑女过门虽然有几年,但因二老健在,自然还得回娘家看看。所以她又像做女儿时候的样子,一日用猪胰子(土肥皂)多洗几遍脸。洗罢之后,又用少许的蓖麻油薄薄地敷在面上。进进出出又不忘捂着一顶草帽,细心地保护滋养。俗话说,女人的脸色天上的云色。没用几日,说换便换了回来。再照镜子,只见自己脸面平添一些健康的圆实红活不说,眼睛也比以往明媚水秀了。她暗自欢喜,将这看做是一个非常的好兆。 
  然而说到这里,却得用一句"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的老话,提起黑女将要面临的一场弥天的大祸。这祸端著者也是三番五次欲言又止,一直延至今日。或许这是她黑女先天的孽缘,或许是老天爷存心要灭黑女这么个善良女子。总之有祸躲不过,躲过不是祸。唉,老天爷待黑女,确实是苛刻了点。 
  一日傍晚,天色灰灰暗暗的模样。婆婆从外面串罢门子,疙瘸着回来,手里提溜着一只小洋铁桶,见黑女在窑门外的石墩前端着簸箕簸麦,便一面往里走一面向黑女絮叨说:"看看,我说嘛咱屋里的煤油桶这多日咋不见了,原来是代销点的贺金明拾了。刚才我去买盐,在他的柜台上看见了。金明问我:'老婶子,你晓得这煤油桶是谁家的吗?'我拿油桶在手里,一眼认出来是咱家的,那襻儿上的小绳还是我老早拴的呢!" 
  黑女一愣。小油桶?心想婆家的这小油桶,她在烧死庞二臭的那天夜里,走时撇在乱砖堆里了,如何今日又在贺金明那里?这事但不是人做的话,便是鬼做的了,否则煤油桶不会自己长腿又回到南罗城。……不会不会,定是婆婆认错了。黑女装做不经意,说婆婆道:"或是你眼花认错了?"婆婆道:"你也是这话!代销点里一个外路人买纸烟,他也这相说我,我当时便顶了他几句。我说,这煤油桶我使唤了十多年,多年来打煤油都是它,难道我能认不出来?外路人还说:'你乃眼窝还能看清吗?'我说他,你也好大年岁了,咋一句好话不会说呢?说我瞎,我老婆离瞎还早哩!" 
  婆婆做出又恼又喜的样子,往石墩上一坐,继续为自己找回煤油桶摆功。她说道:"他甭以为我好惹!看那外路人贼眉鼠眼的样子,我便不愿答理他。金明后来还问我:'婆啊婆,你得看准了。不是你家的煤油桶的话,我得另寻主人呢。'金明我也没给他好脸色,说他,金明啊金明,你不看看你老婶子是诓人的人不是?我在你这店里称油打醋,啥时候错过误过?我家的煤油桶我自个认不出来?他躲闪着不言语了。我问他,咋会丢你这里嘛!他说,这得问问你屋里的谁氏,看是谁氏不留心丢的。临走那外路人还追问:'婶子,你丢的日子大了吧?'我说,却不是,半年总有了!我看他是在一边耍赖,却不想我不是好惹的,提溜着就出来了!出了门又碰见田朝军家的芳明,我问她,里面坐的那外路人是哪里来的?芳明说,是县公安上的老雷。我说,怪不道,与我老婆婆胡搅八搅!……" 
  黑女听却不是在听,双耳嗡的一声,两眼一黑,连簸箕带人跌倒,麦子撒得满地都是。婆婆吃了一惊,呼天抢地叫来病秧子,将人拖到炕上。又慌忙去请来了村医胡世魁。世魁老先生号过脉,说:"不当紧不当紧,没啥大事。看相是夏收期间劳累过度,吃两服药调理调理,歇两日便会好的。"说罢开出一个药方,让病秧子随他去家里取药。药取回来连夜煎熬,扶起半昏半迷的黑女,灌了下去。 
  第二日早晨天还不亮,黑女突然坐起来,点了油灯,穿好衣服下了炕,坐在桌前,对着镜子格格发笑。被她吵醒的病秧子吃惊地问:"笑啥?笑啥?深更半夜,笑得是为啥?"黑女道:"起来时我还以为在我鄢崮村呢,原来在你的南罗城!你看我糊涂不糊涂!"说罢又格格笑。病秧子训斥道:"甭笑了,看你那鬼眉子鬼眼的样子,还顾得着笑呢!"黑女笑道:"我是鬼,是鬼的话你能活到今天吗?"说罢,拿针拨亮灯火,又是梳头又是洗脸,镜子里将自己精心打扮一整。   
  《骚土》第七十七章 (6)   
  吃早饭的时辰,婆婆觉得黑女有些异常了。她喜盈盈地端碗拿筷,不再似以往的脸沉,俨然是另外一个人,嘴里还说婆婆道:"好妈哩,我看你老好可怜,你戴我的头巾吧!"婆婆道:"你那血红带色的,我咋戴得出门?"黑女道:"能,能戴,我说能戴便能戴!"婆婆不言语。待一会儿,黑女又道:"妈,你想看戏不?想看戏我领你去,我知道哪达有戏看。见天都在演,无时无刻不在演,咱世上的百姓都不晓得!"婆婆一听,心想,她说的这哪里是人话嘛,害怕了起来。 
  吃罢早饭,大队会计王思仁到家里来,说是叫黑女去大队部一趟。黑女放下碗,欢欢喜喜地随着他走了。婆婆怕她出事,跟了过去。到了大队部,原来大队要为她重填一张户口卡片。县公安的老雷在一旁与人闲话,见了婆婆,也不提昨夜的事情,像是不相识一般,偶尔只溜她们这面一眼。 
  王思仁问黑女的生辰年月娘家住址,黑女回答得般般无误,一毫不错。一面答一面笑,且不时向老雷那面偷看。填完卡片,临走时,黑女竟朝着老雷那面走过去,冲着老雷道:"该不是县上的雷局长吗?"老雷回头,见黑女冲着他,笑得媚眼生风花面含情,不觉一愣。黑女道:"你不认得我,可我认得你。春上的时候,在鄢崮村的大队部开大会 , 你还给社员们讲过话呢!你记得不?"老雷落得满脸的尴尬,笑了一笑,问:"你是鄢崮村的女?"黑女点头。老雷道:"漂亮女子是不是都出在你鄢崮村了!"黑女羞羞一笑,道:"我不知道。"婆婆不愿黑女再答理他,急忙揪住黑女,出了大队部。 
  回家黑女便钻进自己窑里,光天白日地关了门点起灯,在里面翻箱倒柜,不知要寻找她的什么物件。后来,终于见她从箱子底下摸出一双做了半拉的布鞋,拿起针纳了起来。一面纳一面疯疯势势地又哼又唱。但问她话,她也是牛头不对马嘴地胡说一气,压根不能与她正经交谈。这天夜里,病秧子光屁股跑出来,到老妈的窑里,说是黑女在与鬼魂通传呢。 
  自此,一家人心惊胆战。婆婆叫了村中的几位老人。老人扒在窗户外看她,只见她在里面舞扎着手,好像在与一个看不见的什么人比画着说呢。老人们说:"快送回娘家去!她是那水性子人,你把她憋得日子久了可不就憋出病来了!"婆婆一听在理。连忙打发病秧子取水磨面,张罗着蒸花馍,过这一两日,便送黑女回鄢崮村她娘家看忙罢去。   
  《骚土》第七十八章 (1)   
  刘黑女负伤发送回鄢崮 
  仇外济无奈流落在他乡 
  黑女知道要回家了,自然是欢喜不尽。当天便将自个儿打扮了一回。过了一日,病秧子这才送黑女回鄢崮村。这一日,黑女少不得将身上穿得花花艳艳,一路坐在驴背上,嘻嘻地 
  笑个不住。进村的时候,乡亲们见黑女回来了,都感到很惊喜。上去问候她。她一面笑一面应答,天真烂漫,十分地喜兴。人们感觉着黑女与以往相比,似乎更加妩媚可爱了。 
  一进家门。看见妈立在院里,手抓一把玉米,咕咕地正在喂鸡。黑女走上去,妈这时回过头,也看见黑女。黑女长长地叫了一声:"妈呀!"扑倒在妈怀里。妈一把揽了她,见黑女张着嘴只往外流泪,说不出话来。妈急忙叫道:"黑女,黑女,你咋了?"一面说一面竟将刚卸下毛驴进院的病秧子劈头痛骂:"也不知你们这些鬼鬼子咋着欺负我黑女的,看把我女子欺负成啥了!"病秧子手里抱着礼当和行具一时愣住。这时老爸从饲养室赶来,叫嚣道:"还不将娃娃们手上的东西接住,胡说些啥嘛!"说着,接了女婿手里的物件,让人进到窑里。院子里,妈仍抱着黑女不断声地喊叫。黑女失神地看着妈,伸出一根手指,朝上指了指天,朝下点了点地,又指着自己心口,昏倒了。凭妈的力气哪能抱起她啊,所以连她一起跌坐在院里。 
  黑蛋进院,见妈抱着妹子坐在院当间哭号,跑去追问:"咋哩咋哩?哭得咋哩?"妈哭道:"还有脸问咋,你看你妹子,叫她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