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旁边的少年替他一轮。贺根斗出了院

发布:admin09-13分类: 无遮羞中文版免费大全

七十九章 (2)   
  按说此老者也不是俗物,竟是贺根斗一生一世的仇人。三十年前,其人贩卖枣子路过鄢崮村,在牌桌上施展手段。一夜之间,轻而易举地便颠翻了贺根斗父亲一生的血汗经营。老父一口恶气吐不出来,为此竟身染重疴,临死时候犹不瞑目。其时贺根斗十五六岁,正在血气冲顶的年纪。所以立下大志,决心要报这一弥天的杀父败家之仇。却因为解放后政府禁赌,弄得贺根斗无法查找其人下落,耽搁了许多年月。不想事过三十年后在此相遇。这竟像是老天爷有意安排。有诗曰: 
  一时荣枯总看闲,机关算尽也枉然; 
  人心不足蛇吞象,世事到头螳捕蝉。 
  常言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贺根斗看到这里,便去轻轻拍门。里面人听见,以为上头来人抓赌,一阵慌乱。贺根斗忙道:"甭紧张甭紧张,是我,来看个热闹。"门嘎吱一声开了,里面探出一个人头。那人问贺根斗:"你阿达(哪里)的?"贺根斗道:"过路的,今夜在庄子上借住。"那人看贺根斗缩头缩脑,不像个公干的样子,便放心开了一扇门,让他挤了进去。里面人见进门的是个闲人,也不再管顾他,拉开架势又赌起来。 
  贺根斗先装做一个不谙此道的憷头,落在一边围观,顺便给座前的年轻人说叨上一二。贺根斗深知,牌桌和社会一样,既装得了龟孙又充得了好汉,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年轻人不怎么会赌,所以竟认真听从他的指示,胡吃乱碰。几圈下来,赌客们奇怪的是年轻人手色出奇地好,甭说收刹了他们,连对面的老者眼看也要掳敛了。说起这班人精明得了得,立马认为年轻人背后的贺根斗是个隐匿的高手,定要向他讨教一番。贺根斗佯装推诿,屁股却不打点地坐了下去。仗着怀里揣着二十来元购鸡款子,先是块儿八角地输出赢入,慢慢加码,直到了十元八元之上。然后又故作失手,将怀中所有款项抛撒一空,落得子光皮净,站立起来,连声叫着:"老叔老哥,不敢了不敢了,我再不敢来了!"众人哄堂大笑。 
  正巧桂芝为他端了饭来,贺根斗慌不及地接过饭碗,腾出位置,让人家场面继续进行。自己蹲在一旁扒拉着吃饭。吃罢饭,又凑过去看了一时。眼瞧见老者耍了一个关子,将旁边的黑面汉子掏了个净空。黑面汉子垂头丧气地败下阵来,空了一个位子。众人左右又劝了一时,无人抻头。一场欢聚眼看便要收场了。这时,贺根斗趁探着说道:"诸位老哥,我有个建议不知可不可以?"赌客们见贺根斗说话,知他心下不服,又贡献血本来了。一个没有经过场面的新手才会这般决然。便应他道:"但说不妨。"贺根斗道:"我来时骑了一辆自行车,能值百八十元。但有哪位老哥愿意,给兄弟抵上三五十元,兄弟便再抹上一场,也给老哥们凑个热闹。"老者看了眼贺根斗,和蔼地说:"既然如此,老汉认下。"说着,给贺根斗点了五十元钱。一班人马纷纷落座,垛牌掷码重新开战。 
  却说贺根斗此番上场,稍稍使用了一些手段,情况便大不相同。先是十块八块,继而三十五十,随后一场下来便是百十元的出入。此时的贺根斗满面红光,怀里揣着票子桌上摞着票子手里攥着票子,少说也有千八百元的票子,内心可以说是欢悦之极。此时的他,也不过是长硬了翅膀,磨尖了利喙,还没有到叼老贼的眼睛、取他老命的时候。不过,贺根斗心里十分明晰,抹牌的道理,一言以蔽之,是没钱人对有钱人、有钱人对没钱人的斗争,其性质几乎相当于阶级斗争。它并不给社会创造价值,但却会在一夜之间使你有家有产,腰缠万贯。它凭借一张牌桌,然后是抹牌。拿着看似冠冕堂皇的借口,干干脆脆地去占有,你死我活地去争夺。要想改变命运,这的的确确是一条通衢大道。 
  可怜的老者此时竟像是被挤到墙拐角的老狗,一方面自己还长着一口争斗的利齿不愿放弃,一方面却乏力少气,眼睁睁看着对手的棍棒,咬不是不咬也不是,只无奈地干号。一直坐在老者身后贴色帮闲、被他称做"三儿"和"四儿"的少年又凑巧不在。原来这两人跑出门验证贺根斗的自行车,见是一个新奇之物,便在院里黑摸着做耍。窑里独留老汉一人。老汉年迈眼花,气急之下竟打出一枚绝大的昏张。此张一出,场上场下一片嘘声。年轻赌客道:"不抹了不抹了,今夜这牌是不能抹了,我看老叔是老糊涂了!"老者叫道:"放屁!你们这帮猴头猪脑子混世不中用的东西,也敢说我老汉糊涂了!你们老实等候,我去去就来!"说罢,将桌面上仅剩的钱钞也不清点一发推给贺根斗,拿起拐棍出了窑门。 
  老者到了院里,抡起拐棍便将正在摆弄自行车的三儿四儿劈头乱打。两个顽皮儿子抱头鼠窜,只听老者破口骂道:"把你贼妈日了的,老大老二不在家,要你两个'现世包'平日招呼你老爹,你们倒轻松,只管招呼自个儿玩耍!"打罢儿子,老者在门外不知摸触了什么,然后又骂骂咧咧回到牌桌上。 
  此番交手却与刚才的情况不同。牌在老者手里,像是变魔术一般,花花子乱转,弄得贺根斗真有点眼晕了。转眼之间,怀中之物便走了十之六七。贺根斗默算道,此时倒要看他真本事了!默默地忍耐一时,留心查他的破绽。贺根斗看着看着,瞥见老者每到得意之时便有个抹脸的动作。   
  《骚土》第七十九章 (3)   
  好贼,这动作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简直就像刻在他脑子里一样!三十年前,他做碎娃的时候,就看见老贼这样大大咧咧抹脸,然后将他的老父亲轻易拿下。如今对他又故伎重演。不过,一般凡人谁又能晓得他这是甚样的法门!贺根斗心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今夜的成败便在此一举了。于是瞅了一个空隙,将怀里的票子尽数往桌上一堆,推说小解,让旁边的少年替他一轮。贺根斗出了院门,立在山峁之上撒了一泡尿,然后朝着一天繁星磕了几个响头,但求老爸的在天之灵庇佑。祈祷过后,悄无声息地踅摸进门,立在老贼身后。趁那老 
  贼抬手抹脸,贺根斗不失时机,一巴掌拍在老贼的脖梗子上。老贼不备,"哎哟"叫了一声,一张角牌从嘴里吐出,"啪啦"跌在了桌面,这一下众人看得一清二楚。你道这是何物?原来这贼人平生练就了一项世人不晓的绝技,舌根子下压着一张角牌,供着他在牌桌上调换。日常不大使用,待到大输大赢的关键时候施展,可以说是万无一失。不想今夜露出了马脚。桌上的赌客大都受这老贼盘剥多年,没想到老贼用的是这般手段,心下都愤愤不平,数落老贼道:"老叔,你咋是这号人嘛!牌桌上捣鬼,让我们晚辈再咋对你敬重?"老贼憋了个大红脸,闷着头不言声。 
  贺根斗这面入座,刚要发牌,只听那老贼一伸手,喝道:"且慢!"老贼眼露凶光,冲着贺根斗杀气腾腾地道:"你是何人?姓甚名谁?为何要与我一个耄耋老汉作对?"贺根斗冷笑一声,然后慢声慢语将三十年前的往事讲了一遍。临了,贺根斗说:"那天夜里,也许你没有在意,牌桌后面立着一个十五六的碎娃。这碎娃此后发誓要为他的先人报仇,在黄龙地界,询问你的下落已有数年。不想数年之后,在此相遇。你说,这岂不是老天爷撮合成的一台好戏!"老者闻知,方晓得这贼为与他今夜的这一场相约可以说做了半辈子的准备。这还了得!今夜的这一场恶斗势不可免。于是说道:"既然如此,劳你暂等一时,我去去就来。"说罢出了院门,往夜幕笼罩下的山坡走去,耽搁了许久。 
  值这空闲,贺根斗取了十元的大票,招了老妪和桂芝过来,要她们擀一屉长面,众人也随着添食。这期间,贺根斗摸到灶下,趁着黑灯瞎火,在桂芝的前胸拿捏了一把,只听桂芝轻轻一笑。吃罢夜饭,又闲等一时,直挨到下半夜,老者这才滚得周身的尘土,像个刚刚掘罢坟墓的土贼走了回来,手里提溜着一只旧花布包袱。一见这只包袱,贺根斗又平添一腔怒火。你道为何?原来这包袱正是当年老妈头上的一条顶巾,老爸将它和家财一齐输予了这个老贼。 
  老者"哐啷"一声将包袱撇在桌上。示意随后跟进的三儿四儿打开包袱。众人眼见满桌黄的和白的,不觉啧啧连声,叫道:"老叔今日是豁出了!"老者用拐棍头捣着桌面的黄白镪物,朝贺根斗冷笑道:"用不着豁出,谁有本事谁将它拿走!" 
  这后来的场面虽经过几番颠簸,大势却直冲贺根斗走来。"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贺根斗抹牌多年,对牌桌上的道理可以说是领悟至深。他晓得,但凡在牌桌上讲究技巧,那还算低着一畴。其实一夜的牌风,仅在其中的一张二张之间。但逮着这枚风流张子,那你的牌运便是势如破竹一般。不过这关窍非神鬼不得识其玄奥。贺根斗抹着抹着,便一眼察见这一夜的风流张子。逮住了便不松口。再说他从政多年,极是晓得斗争的要领。关键的时候且须得针针见血刀刀拉肉,不给对手以喘气之机。那老者在山里封闭多年,平日交往的大都是性情敦厚的山民,不知今夜遇上一个极能使尖耍利的活鬼,难免不出问题。事实上起初他将五十元的款子点到贺根斗手里的时候他已经输了,到这份上,不过是走走形式而已。 
  快到天亮时分,老者的钱物大都落在贺根斗手里。这期间,桂芝不知何时走来,竟坐在他的身后,为他看管钱物。其余赌客多少都有一些进项,也都欢欢喜喜。惟老者一人脸色一时不如一时。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声鸡鸣。老者大叫一声:"不好!"猛地立起,一下扑倒在牌桌上,大口的鲜血立刻喷了出来。众人见势不妙,慌忙命三儿四儿搀扶,送老者出门去了。老者到了门外,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句:"好小子……我,我今天是输予了你,可我那在省城做官的老大与老二……放不过你!你等着……" 
  众人散去,一派清寒。贺根斗这方由桂芝伴随,回到隔壁窑里歇息。钱物在他的枕边,美人在他的怀里,他也到了人生最辉煌的时候,竟难形容他是如何地畅快。老爸在天之灵倘若看见,又该是何等地惬意啊!贺根斗与桂芝一场欢愉下来,便朝桂芝戏言道:"你们这些山里人面相看怎么一个个都显得怪怪的,得是经年不理发洗头?"桂芝道:"你看我如何?"贺根斗道:"自然你又不同于这些个山民。"桂芝冷笑道:"你得看仔细了。"贺根斗借着窗口的晨光,无意间搭眼将桂芝看了一眼,一时吓得是魂飞天外。 
  你道为何?原来怀里的桂芝竟是一具白色的骷髅!枕边那让他欢喜一时的钱物,也不过是些草纸粪土!好家伙,与他聚赌的一班人物竟是一群魔鬼! 
  贺根斗连声呼叫着救命,正在这时,被坷台街好心的村民从墓穴里拽了出来。说道贺根斗父子,数十年你争我夺的大乖舛大荒唐大结局,贺根斗已经真真切切地见识着了。按道理他也该参透,该改过了。但对他这号骨子里长着赌虫、脑子里想着钻营取巧的人物,咋能说改过就改过了呢!不过,他的神经因此受到巨大的刺激。鄢崮村人只感到他比以往老实了许多,和顺了许多。   
  《骚土》第八十章 (1)   
  亡命女但闻雄鸡唱天白 
  苦命人一缕香魂到逝川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