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开工的时候,帮印的老爸喊

发布:admin09-13分类: 无遮羞中文版免费大全

我哪能老躺着!歪鸡等我去说话呢,我稍稍收拾一下,便赶紧得去呢!"说罢,坐在桌前对着小镜子梳头。妈看劝她不下,只好又剁鸡菜去了。黑女这几日也不知找过多少次歪鸡了。总之不定什么事勾起她的念头,自己便悄悄地摸索上去了。到了歪鸡家,歪鸡不在,便在人家院里发神经,弄得村子里都有了议论。 
  这一日不知做了什么梦,为去见歪鸡,在屋里又梳妆打扮起来。一个人照着镜子,脱了换换了脱,磨蹭了整整一个上午。可着箱子里的衣服穿了一遍,只觉都不称心。临了,不知从哪里翻出一身做闺女时的花衣裳,这才高高兴兴地换上,喜姿摹合地要出门。妈从灶间里见她穿得窄身短袖古里怪气的样子,紧叫住她。妈喊道:"黑女,你回来!看你穿得妖妖调调,像个啥嘛!"黑女回头给妈一个鬼脸,捉弄妈说:"妈你却甭说,我就该是个狐子精,我取人的魂,吸人的髓,把世上的男人都害了,再没有比我更厉害的狐子精了!"说罢,笑着跑走了。妈嘟囔道:"死女子,哪像个二十六七的人!" 
  黑女进了歪鸡的院门,只见南墙底下,仇老汉背对着她,正在柴火堆上往草笼里揽柴。黑女走了过去,说:"叔,得是歪鸡回来了?"仇老汉一怔,没回头,又扒拉他的。黑女从后轻轻一笑,说:"叔你咋,不想理我得是?"仇老汉冷言道:"你也晓得我不想理你了?"黑女道:"不理也罢,歪鸡呢?他得是在村子里来回地寻我呢?"仇老汉道:"他寻你个鬼!"黑女蹲下去帮手给老汉揽柴,和善地说:"我知道我惹你生气了。可我知道叔不是一般气量小的人,能原谅你黑女的不对得是?"仇老汉道:"这自然,放在一般当家人头上,遇上这事,早将你娃撵出门了!"黑女突然一愣,脸色一沉,揪住笼襻,瞪着大眼,气汹汹地质问道:"你撵我,你凭什么撵我呢?啊?"仇老汉不敢答言。黑女道:"歪鸡呢?你把歪鸡抬(藏)哪去了?我给歪鸡说句话都不成吗?" 
  仇老汉从武成那里得知,黑女此番娘家回来,精神情况不大对头,所以也不敢招惹她,提起草笼只往窑里逃走。黑女追赶到窑门口,跺着脚眼泪汪汪地向里面喊叫:"你把歪鸡抬(藏)哪去了吗?我知道你和我大是一路货色,都是不想让我见着歪鸡!"仇老汉怕声音吵大了,忙在里面哄劝她说:"谁把歪鸡抬(藏)起来了?给你说过两日就回来了,你只不信叫我该咋?"仇老汉嘴上只没说,好你个贼黑女,你给我歪鸡儿已经在村子里造成不好的影响了,你还想咋?黑女仍纠缠道:"可我觉得这里头有些不对劲,搁平常歪鸡早该来寻我了!"仇老汉道:"我对你说过几百遍了,他在张庄还没回来!"黑女急得呜呜直哭,边哭边说:"这死歪鸡,我再等不着他了!" 
  正闹得不可开交,黑蛋从外面赶来,向黑女叫道:"咋?咋?咋又跑上来了?"仇老汉不耐烦地向黑蛋摆摆手,说:"紧赶领上走!闹得乌烟瘴气的,叫啥事嘛!"黑蛋这忙拖了黑女出了歪鸡家,嘴里低声训斥妹子道:"看你,丢人得死嘛!"兄妹二人回走的半路,遇上了一帮放学的碎娃。碎娃们大概闻听到什么说法,好奇地尾随着黑女起哄。黑蛋眼一瞪,碎娃们逃散开来。 
  回到家里,妈看黑女凄凄楚楚的样子心疼不已,叫道:"好我的心肝女啊,你咋就不知道怜惜怜惜你自己呢!"黑蛋埋怨妈道:"你也将她看严一点,再甭叫胡跑了。刚才寻到歪鸡家,人家老汉给的就不是脸色!"妈抹泪道:"你说得轻巧,她一个大活人,我咋能说看就看得住呢!"说着让黑女上炕睡下。黑女坐在炕上执意不睡,却说:"肯定是你们这一伙人把歪鸡抬(藏)起来了!"黑蛋训斥道:"你甭犯混了,歪鸡也不是一件东西,谁能把他抬(藏)了?"黑女高高地扬着头,坚持说:"我偏不信,你们要没抬(藏)起来我咋就寻不着呢?"黑蛋道:"你这人,我和你没办法说话!"黑女道:"我也和你没办法说话!"妈说黑蛋:"快忙你的啥去,甭在屋里胡搅和了!"黑蛋说:"我才不愿管她的咸淡事哩!"妈道:"看像当哥的说的话嘛!"黑蛋只当做没听见出门走了。到底还是母亲心疼自己的女儿,连忙给黑女端了饭,看着她一口口地吃罢,又让她睡下这才放心。 
  黑女刚睡实在,却听见院里有人传唤:"黑女!黑女!得是黑女回来了?"老妈一听声音,知道事情不妙,那刀客究底回来了!一面想一面慌忙迎了出去。看见歪鸡站在院里。身上衣服破得都挂不住了,却还是欢喜无比地呼喊着。老妈不客气地对他说道:"甭胡喊叫了,黑女有病,刚刚睡实,你甭打扰了她!走吧,快走!"歪鸡笑道:"婶婶,你甭哄我,我知道黑女没病!"老妈恼怒道:"你这么大个人了,咋不懂一点道理呢?当妈的不知道自家的女儿有病没病,却要听你说不成?走吧,快走!"歪鸡落了个不尴不尬局面,只得怏怏离去。 
  老妈走回窑里,没看见炕上黑女已经坐了起来,她问妈:"刚才你和谁说话呢?"妈吃了一惊,抬头见黑女一双水亮的眼睛望着她,她慌忙掩饰道:"是,是隔墙的你乃谁氏……"黑女诡秘一笑,说:"妈你甭哄我了,我知道,这一次肯定是他来了。"妈说:"谁来了?好好睡你的,甭出去给我寻事了,你不怕村里人说你的闲话嘛!"黑女道:"不会,谁没事干了说我的闲话!"妈拽了黑女衣裳,道:"你甭想给我出门!"黑女格格笑起来,说:"就要出!"说着跳下炕挣脱了妈的拉拽,跑出了院门。走在村东头的黑女一眼望见村西头走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她一面快步往过赶一面叫出了他的名字。这心爱的名字连月来她对空念叨了千遍万遍,现在终于和他对在了一起。黑女一连叫了好几声,他不应她,只顾埋头往前走,似乎是存心要如此。黑女生气了,骂道:"死人,你给我站住!"他拐过胡同口进了自家院子。黑女随后追进门,看见他立在院当间,面上一副生冷的表情。她三脚两步赶上去,揪了他衣领,眼泪汪汪,气恨恨地说:"你……"一字刚吐口便昏倒了。他大惊失色,慌忙抱起她,放到炕头,不断地呼唤着,要她醒来。   
  《骚土》第八十章 (2)   
  原来黑女上午刚走不久,歪鸡就从张庄回来了。张庄的活他原计划三两天便可干完,却因为帮印仗着自己的权势,不愿放过他们这些不花钱的劳力,指使着他们干这干那。平整了大院不说,到后来连家里的鸡窝都新修了一遍。弟兄们越干越无兴趣,歪鸡到后来也恼火。心里没说,你帮印有权也罢,却不该如此强制他人得是?即使旧社会的地主恐怕也不会像你这样刁钻!到了今日的早晨,帮印终于放口,说完工了。完工后,按照乡俗要给匠人们置办一桌答谢的酒席。歪鸡不愿吃他的酒席,坚持要回家,说家有急事等他呢。再说,他似乎也 
  能估计到帮印的酒席会如何"丰盛"。开工的时候,帮印的老爸喊叫着要给匠人们割肉吃,喊叫了半天,结果拉回来袜底长的一吊子,在工场里给歪鸡一班弟兄炫耀了好久,却自始至终没让弟兄们闻着肉味。给他们的伙食,也是一天差似一天,及到后来竟和公社干活吃的那发霉变质的红薯干饭差不了多少!照他的这种做事的德行,能置办出什么样的酒席可想而知。所以歪鸡临行嘱咐大义几人将场面应酬下来,然后赶快往回撤人。过后,自己一撒腿先跑了回来。 
  一进家门遇上老爸。老汉正为黑女的事情恼火,歪鸡哪里知道这些,只兴冲冲地问:"大,该是有谁寻我了?"老爸发怒道:"有谁?你招徕下的好人,还有脸问我!"歪鸡奇怪,问他:"咋的了?谁把你给得罪了?"老爸道:"她还敢得罪我?得罪我我把她美日的不拿棍子打出门才怪呢!"歪鸡听出他是说黑女,便问:"黑女咋?她有啥对不起你的地方?"老爸道:"你甭问我,你要问问村人,看人家咋说。妈日的像是老母猪跑圈(寻崽),一天好几趟,把咱家门槛都踢烂了!"歪鸡一听是这事,便直截了当地说:"大你这样说不对!黑女对我好,这是我们年轻人的感情,任凭他谁都甭想干涉!我原就想和你商量一下,是不是把黑女娶到咱屋,做你的儿媳妇!"老爸听歪鸡这话,嘴都气歪了,叫道:"贼,你黏得吃胶哩!天底下那么多的好女子你不要,你给我娶一个三出四嫁的烂黑女来!"听老爸说黑女是"烂黑女",歪鸡也气得直哆嗦,大喝一声:"大!不许你这样说黑女!"老爸道:"我不和你拌嘴,队里还等着我去耩麦茬地呢!" 
  老爸走后,歪鸡窑门来不及进,即刻赶到黑女家,没想迎面又受到黑女妈的一场冷落。他心下由此更不是滋味了。他想,可能是黑女这几日等他不及,疯疯癫癫做了什么事,将两家的老人给惹翻了。所以听见黑女在后面喊他,便有些气恼,只不想理睬她。他无论如何没料到,黑女竟如此气大,一口没换过来便气背了过去。 
  歪鸡将毛巾湿了水,一面轻唤,一面在黑女的脸上擦着。过了一时,黑女终于睁开眼,看见歪鸡,一把揽了他的脖颈,哭叫道:"……是你吗?歪鸡,是你吗?呜呜呜……我以为我见不着你了,是你吗?你不知道我一直在寻你吗?呜呜呜 
  ……歪鸡,你再不回来我就要死了!"歪鸡抚摸着她的身子,说:"我这不是回来了!甭哭了,看你哭得像个碎娃。"黑女道:"有你在,我不哭了。" 
  两个年轻的躯体紧紧地搂抱在一起,久久地亲吻。歪鸡从黑女的脖颈里闻到他渴望已久的女性特有的气味。他喘着粗气,浑身哆嗦着。黑女轻轻地唤着,腾出下面的一只手解开自己的裤带,问歪鸡:"你想不想?"歪鸡说:"想,可我身上臭烘烘的……"黑女眼含泪光,轻声地叮嘱歪鸡说:"我闻不见……你轻一点,缓缓的,来……" 
  天将黑的时候,弟兄们从张庄回来了。他们顺路走进了歪鸡的院子,三五人一起喊叫:"歪鸡哥!歪鸡哥!人在屋没?"歪鸡应声出了窑门。弟兄们七嘴八舌地说:"哎呀呀,歪鸡哥,你今天太不应该赶这么早回来,叫我们给你一说,你肯定要后悔呢!"歪鸡问:"咋哩?"田有子道:"帮印最后这场宴席才做得漂亮呢,先是公社的魏主任和王文选来了,后来又来了村里一帮子干部,是人来都带的贺礼。席做得美得很,肉片子和白蒸馍尽管吃。你要不提前回来,还不美美地吃他狗日的一顿?"歪鸡冷言道:"我不稀罕!"田有子说道:"回来还给你带了几个肉夹馍呢!"说着递过一个布包。歪鸡不接,田有子便往窑里送。进窑见油灯底下黑女坐在那里梳头,便喊叫道:"啊呀,这不是黑女回来了吗?" 
  院子里弟兄们听见,都纷纷跑进窑里,惊奇地看着她。只见黑女端端正正坐着,脸色晕红晕红,眼睛亮闪闪的,笑道:"看得咋,看得没见过我黑女吗?"大义笑道:"见过是见过,只是今天的与往日的不同。"黑女道:"怎么不同?是老了还是咋的?"弟兄们嘻嘻笑,他们看见黑女穿着做女儿时的衣裳,只说她:"不是老了是俏了!"黑女笑着骂道:"滚,都给我滚出去!"建有道:"让我们滚?这是歪鸡哥的家,也不是你的家,你凭啥让我们滚?"黑女道:"不管是谁的家,就叫你们滚!"田有子笑道:"好家伙,黑女多日不见,这一见却看变得恁混!"黑女笑道:"混就混,看你们能把我咋的!" 
  歪鸡沉下脸,对大伙们说道:"再甭绷弦(闲)了。我今天给弟兄们说一句话,希望弟兄们能谅解谅解。"弟兄们问:"啥话你说?"歪鸡道:"我想……"黑女忽然意识到什么,因为在一个钟头前,他曾经对她发过誓愿。她似乎猜到他要说什么,所以连忙打断他道:"歪鸡你……"歪鸡说黑女:"你甭怕,我叫弟兄们晓得!"黑女焦急地说道:"甭,甭胡说!"歪鸡一挥手,果决地说:"你甭插言!弟兄们,我要娶黑女了!她在南罗城过的日子大家都晓得,我决心再不让黑女受那活罪了!"   
  《骚土》第八十章 (3)   
  歪鸡话一出口便让弟兄们吃了一惊,他们有的埋下头,有的转脸看向一边,不言语了。他们原以为黑女还是十年前的黑女,平日跑来找歪鸡只是好耍呢。没想到歪鸡和黑女背着他们竟做出这样的事情! 
  窑里面的空气立刻沉重了。僵持了片刻,突然黑女尖叫着跳下炕,像个披头散发的疯子,扑到歪鸡面前揪住他的领口,喊道:"你,你,你咋是这号人?痴熊闷桶子!傻汉!早知, 
  早知你安的这心我就不来找你了!你说的这叫啥话?你娶我?我说要你娶我了吗?我说要你娶我吗?你收回你的话!快,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