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沟坡沿的羊肠小道,走了两

发布:admin09-13分类: 无遮羞中文版免费大全

肉夹馍,就是山珍海宴也打动不了他。天风从老槐树的树梢上轻轻地掠过。上面也不知夜栖着一只什么飞鸟,时不时发出一两声低沉且凄哀的叫声。后来,歪鸡也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到了炕上的。 
  他并无倦意,只是在痛苦地冥想着。这时,他在他脑海的深处,看见了夜色笼罩下的鄢崮村的影像,一条从东至西的村间土路上走着一个女人。这女人他曾经是十二分熟悉,如今突然又感到有些陌生。她踽踽独行,向他家的方向走来,推开了虚掩的院门,进了院里。她在槐树下立住,拿一副哀哀的神情望着他的窗口,许久许久……然后,她推开窑门走了进来,在他的炕头跪了下来,轻轻地抚摩着他的头发。她轻轻地唤着他:"歪鸡,歪鸡,你睡着了?"歪鸡突然一惊,坐了起来。他奇怪地发现,原来并不是臆想中的事情。连日来他心上肝上惦着念着的女人此时就立在他的面前。这黑影便是她,十二分的真切,一点不假! 
  黑女轻轻一笑,说:"你把下午说过的话忘了?"歪鸡道:"什么话?"黑女道:"咱俩一起去河里洗澡?"歪鸡道:"没忘,不过这时辰……"黑女道:"天黑还不好?黑是老天爷专给你我二人设下的,走吧!"歪鸡道:"我把灯点上。"黑女道:"不用点,我怕点灯。"歪鸡一把揽了她,感觉着她的体温,说:"怕什么?"黑女道:"说不清,只是怕。"歪鸡道:"不怕,从今往后,只要有我在你什么都别怕!"黑女捏起袖子拭泪,说:"我晓得。"歪鸡道:"可你不愿嫁我!"黑女道:"嫁不嫁都一样,我这辈子只活你一个男人。"歪鸡默想一时,怅叹道:"……你不该对我这么好。你对我这么好,叫我如何舍得了你!"黑女道:"这不由我。不过今黑,今黑我都是你的。"歪鸡说:"现在开始……"黑女轻轻地推开他的脸,说:"不,到河里。"歪鸡问:"你吃过饭没?"黑女道:"吃过了。不过,我这里还揣几个馍呢,预防咱俩到后半夜饿了肚皮。"歪鸡叫道:"哎呀,看我竟忘了,我这里有肉夹馍给你吃呢,是我在张庄忙活了这一阵挣下的!"歪鸡说着跳下炕,摸黑从桌上取肉夹馍给了黑女。自己去老爸窑里寻摸几个干馍,胡乱吃罢,与黑女一道出了院门。 
  星空底下,他们二人牵着手出了村子,沿着西沟坡沿的羊肠小道,走了两三个钟点。距离河边再有一畛地的时候,他们就听见了河水哗哗的声音。接着,便嗅到了青山绿水的湿气。再往前走,又听见沿河十里长的芦苇迎风发出沙沙的响声。在他们的感觉里,在庄严肃穆的夜空下,河沟里的万物似乎像一群天真无邪的孩童在欢呼跳跃,召唤着他们。他们二人不顾跌倒的危险,高一脚低一脚地向河边奔跑。 
  他们幼年便听说过这条河的来历。说的是远古以前,黄龙山里囚禁着一条恶龙。一天,看管恶龙的守卫丢(打)了个盹,让恶龙挣脱了链子,从黄龙山里逃出来。这恶龙一路兴风作浪,天降大雨。它摇头摆尾的时候,给地上划出了巨大的沟壑。它爪子踩过的地方,便是眼下这百步一跌的深潭。从此以后,这恶龙在人世屡屡作恶,天不是旱便是涝,不再让百姓有好日子过。后来便形成了鄢崮村一带每年农历四月二十七日的祈龙节。十年八年偶逢上一个好年景,男女老少便在这一日,沿着百里河曲,大张旗鼓耍龙舞狮,感激龙王给他们的恩赐。总之善者在斯,恶者在斯。恶龙成了真神,由他们顶礼膜拜。 
  此时此刻,歪鸡与黑女赤裸着身子在河水里洗浴打闹着。也许他们已经忘记,他们忘情欢悦的水潭,正是恶龙逃逸时的足迹。他们被生活禁锢了许久的激情,也只有到了这里,才得以毫无羁绊地释放出来。   
  《骚土》第八十章 (4)   
  夏天的夜是白色的。黑女和歪鸡在河里嬉闹够了,上了岸。歪鸡去芦苇丛里打来大抱大抱的苇叶,黑女去河滩的草地上采来大把大把的马兰花。在河边的沙石滩上,他们像远古的野人一般,居然整理出一个天然的床铺,一个超乎世俗常理之外的床铺。在歪鸡去寻拣衣服和鞋子的时候,黑女已经躺了下来,静静地等候他了。 
  歪鸡走回来的时候,看见黑女两手抱在胸前,像个大写的冰雕玉凿的"人"字似地,白生 
  生地裸陈在那里,神情妩媚,举动艳怯。歪鸡只觉得浑身震颤了起来。他撇下了手中的衣服,踉踉跄跄地向她扑去。紧紧地搂了她,叫道:"黑女,我的好黑女,今黑我要把你嚼得咽了呢!"黑女低声喘着,说:"快来。出了今夜恐怕就没了。" 
  此时他们悲情难喻,即便是拿来关雎之诗、招魂之曲、洛神之赋、定情之章,也不能道尽其哀。男女之情到极致时,也只好如此了。他和她缠项绕背,唇齿磕碰着唇齿,皮肤摩擦着皮肤,从呼吸到闪动都纠合成一个疯狂的整体。也许歪鸡长久未能与黑女这般相处,所以甚是雄蛮。黑女道:"歪鸡,我的好人,鄢崮村没哪个女人,能像我这样知道幸福是怎么一回事儿!我只,只愿此时此刻就死,死在你手里!"歪鸡喘道:"咱俩一同死。"黑女说着,幸福的泪流下来。黑女说,"到这时候,我才知我一辈子没有白活!"歪鸡说:"等我再回来,还有你的好日子过哩!"黑女道:"我过不上了。"歪鸡说:"你能过上。相信我,只要有我在,你就能过上!"黑女道:"你救不了我,谁都救不了我!"歪鸡道:"我能!我能!我能救你!"黑女道:"谁都不成!"歪鸡问:"为什么?"黑女沉默了片刻,说:"我的好人,过去我活着,感觉和死了一样。今天,我活过来了,不想一旦明白了,立刻却又要死了。"歪鸡不明白黑女说的什么,底下停住,说:"你什么意思?"黑女哭泣道:"好人,我想受活死,你能不能让我今天受活死?"歪鸡一听这话,欢喜地冲天大喊一声,更剧烈地动起来。这时,黑女突发惊叫,道:"唉呀,好人,你缓,缓会儿,我咋觉着天摇地晃,你弄得缓,缓……" 
  歪鸡果然觉得山河大地跟着他的动作剧烈地震颤了起来。 
  这天早晨,公安局雷局长坐着吉普车,去鄢崮村逮捕黑女。一路上,他不断摆弄着手里的收音机。这是他昨天在百货大楼买的新玩意儿。正摆弄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女播音员在里面以清晰的嗓音发布着一条重要的消息: 
  "……河北省唐山、丰南一带于凌晨三时四十二分发生七点八级强烈地震。震中在北纬三十九点四度,东经一一八点一度……"   
  《骚土》下部尾声   
  一声雷天地皆哭送长夜 
  万言书江河作结悲人 
  王发民终于做出了放歪鸡一班人外出做工的决定。因为他们计算过,歪鸡一行十人,一年里交给生产队的钱,可以让他们拴起一挂马车。这在鄢崮村是一笔很大的收入。然后,让 
  马车去尧廓道上跑运输,一年又能跑回一挂马车。每年的夏收秋种拽麦运肥,马匹和车辆都是不可缺少的工具。所以,他下了极大的决心,偷偷地放他们走了。 
  歪鸡等人似乎一天都等不及了,中秋节没过便结伙走了。他们先到西安市里,按照张工程师给的地址,找着张工程师本人。当天夜里,与张工程师一起搭上了去兰州的火车。 
  第二天早晨,火车刚钻出一条长长的隧道,一束鲜亮鲜亮的阳光便照亮了整个车厢。列车上,鄢崮村的这班小伙子一个个表情严肃,但内心里很快活。早晨的阳光似乎将他们的肢体都能穿透。他们觉得自己不再是鄢崮村的农民,而是在外面闯世界的英雄。这时,车厢里突然发出一声剧烈的爆响。人们朝发出响声的车厢一头望去,原来是一个拿着暖瓶去打开水的旅客,不小心将暖瓶给跌碎了。正在人们为此啧啧感叹的时候,车厢的另一头,一个老大的汉子抱头痛哭起来。 
  发出哭声的汉子是歪鸡。张工程师没明白过来,正欲问他,却见大义建有几人也跟着抹泪。他突然想了起来,临上车,大义悄声对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