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飞驰,从高坂之上急奔,直接跳入漳

发布:admin09-14分类: 无遮羞中文版免费大全

  这个羯奴,自小父母双亡,时而痴呆,时而癲狂。如果他乱讲话,我怎么在当地军镇做人。所以,把他除掉,是我唯一的选择。 
  我,娄氏昭君,一个鲜卑魏,西魏,还是我夫君在世时的东魏,都没有哪个帝王取得如此辉煌的功业。仅仅六七年间,我的儿,比前朝几百年的功业还盛大。不过,别忘了,南边有南朝,西边有取代西魏的周国,强邻虎视,怎能掉以轻心! 
  我的儿,嗜酒如狂,太可怕了。他的勇敢,他在同蠕蠕、突厥作战时候疯狂的冒险和取得的巨大功业,看上去都要被嗜酒所毁掉。酒,令他大失常态,误入万劫不复的歧途。 
  闲来无事,他征工匠三十多万人,在邺城大修三台宫殿。三台大殿,最早乃从前三国时代曹操父子所营,台基广大。后来,羯族的石氏又在此地大兴土木。三台重修后,巍然壮观。直立构木,高达二十七丈。大殿之间的距离,相距二百多尺。营修之时,工匠危怯,他们做活的时候都在身上系绳自防。而我天天酒醉的皇帝儿子,每每登上殿梁,疾走如飞,没有丝毫怖畏。一次,我亲眼看到他在殿脊最高处,随着地面上都督刘桃枝的胡鼓鼓点,扬手踢腿,跳胡族舞蹈。当时,几乎把我吓死。没等我派人唤他,皇帝已经一溜飞跑,直接出溜到另外的殿脊之上。回宫途中,他在道上遇见邺城内一名鲜卑妇人,问人家:“天子何如?”那个鲜卑妇人知道我儿就是皇帝本人,回答说:“癫癫痴痴,成何天子!”如此直言妇人,话音未落,就被我儿一刀劈杀。真可怜见! 
  听我宫内的从人讲,我儿酒醉之后,肆行狂暴。他常常披发狂舞,尽日通宵不停;有时候他身穿胡服,斜披锦彩,由崔季舒或者刘桃枝背负着,在闹市中游荡;有时候,他浑身赤裸,把自己脸上涂满白粉,搽朱施黛,骑在没有鞍子的橐驼或者白象身上,在街道狂奔。无论盛夏、隆冬,我儿只要饮酒过后,往往脱衣拍马飞驰,从高坂之上急奔,直接跳入漳水中。   
  十八 华年流水尽血腥(4)   
  至于勋戚之第,我儿更是朝夕临幸。遇见人家有漂亮女人,无论是大臣妻女还是婢女下人,我儿都会马上奸污,人皆苦之。到了后来,高氏皇族的妇女,不问亲疏辈分,我儿均肆意奸淫,还常常让他周围的卫士对宗室妇女进行轮奸多方苦辱。 
  忍受如此凌辱,大家到我这里来诉苦,我这个做太后的,确实大感为难。 
  我儿高洋皇帝本人的
  大概知道自己说错话,过了片刻,皇帝起立作揖,连声说: 
  “儿臣有罪,母后饶恕儿臣妄言!” 
  我直视面前的皇帝,一言不发。我的儿子,你多么有出息啊,竟然能说出把我送给胡人去糟蹋这样的话。 
  见我不言不笑,我的皇帝儿子似乎有些惶恐。他在我面前盘旋跳舞,口唱鲜卑歌谣,想逗我发笑。 
  我依旧坐立不动。 
  皇帝摇摇晃晃,快步走过来,未等我反应,他已经双手高举,把我连同坐榻一起,高高举了起来。 
  “母后笑,母后笑……” 
  老身年近六旬,哪里经得起如此事。顿时,我感到头晕目眩,周遭抓捉未及,便从高处头朝下掉落坠地。 
  陪侍皇帝的宗室平秦王高归彦见状惊惶,他赶忙过来把我扶坐好,唤御医诊治。然后,他用面巾沾冷水,把醉倒于地的我的皇帝儿子弄醒。   
  十八 华年流水尽血腥(6)   
  我儿睁眼,醉眼迷离。久之,他发现我脸上满是擦伤,忽然醒悟,大哭出声。 
  他跪行至我的面前,伏地请罪,叩头不止。 
  浑身骨痛,恼怒未消,我依旧不言。 
  “来人,往庭院的燎火中加柴,朕要烧死自己,以解母后之恨!” 
  听我儿如此说,知道他说话向来当真。惭悔如此,我不得不忍住全身的疼痛,亲自下榻扶挽。 
  “儿啊,你刚才大醉,不省人事,我不怪你!” 
  话音未毕,我一个趔趄,几乎重新摔倒。 
  皇帝悲泣不止。虽然醉狂,我这个妈他还是认识。他自己拎起一勺冷水,往自己头上浇泼。然后,他从卫士手中取过一个大杖,交给平秦王高归彦,说: 
  “来,打我脊杖三百,如果每杖不见血,我必杀了你!”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