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活动线报,各类源码,QQ技术等全网资源免费分享平台

中疑惧,深深后悔自己莽撞,但已

发布:admin09-14分类: 无遮羞中文版免费大全

 十九 醉龙狂杀(2)   
  二哥当时韬光养晦,他每次见大哥,都当啷着两条大鼻涕。当着霸府上下数十位高官,我三哥总是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斥责左右从人:“还不快给我二哥把鼻子擦干净!”当时,众人每以之为笑乐。 
  二哥当时装傻,故作懵然不知,其实心中恨死了三哥。 
  待到我二哥建立大北齐即位当了皇帝,封宗室诸王,但把三哥外放到青州。三哥确实有治世之才,在州管理清明,吏民喜悦。如果他安心在州,不问朝事,估计可能保全身家。人,太聪明,太明白,总不是什么好事。 
  三哥在青州,听说二哥日益沉湎酒色,就对左右亲信讲:“我二哥小的时候,脑子好像很不好使,傻傻呆呆的。他当皇帝之后,很有长进,又能建功立业,颇为可称。现在,大敌未灭,他因酒败德,朝臣中无人敢谏,真让人忧虑。我想亲自去邺城当面劝谏他,不知他能否听我的话。”这些话,自然为人所告,传到我二哥耳朵里面,由此他对三哥恨之更甚。 
  不久,三哥入朝觐见,我二哥对他爱答不理。二哥东山游幸之时,跟随了大量贵戚朝臣。在东山行宫,三哥亲眼看到我们这位大齐皇帝醉酒后浑身赤裸地奸污高氏宗族妇女。特别让三哥感到耸人听闻的是,二哥皇帝自己行淫之后,又命令卫士当着群臣的面轮奸我们高家宗族那些女人。这种淫暴景象,远远超乎一直在外州当官的三哥的想象力。他痛心疾首,当着众人的面,大声劝谏二哥皇帝:“陛下这种行为,哪里是天下君王能做的啊!” 
  当时,二哥昏昏沉沉,迷于美酒之乡,没有理会,也没即时发作。 
  三哥死催,他把杨愔叫到一边,竭力痛斥他没有尽到大臣的责任。我二哥做皇帝期间,最忌讳大臣与亲王之间私下交通。杨愔怕得罪,待我二哥皇帝酒醒,便一五一十地把三哥对他说的话报告给我二哥。 
  二哥听罢,大下杀心,大叫:“小人多事,真是让人无法忍受!” 
  怒极之下,他罢酒归宫。 
  三哥高浚回到青州后,还不放心,自己马上亲笔写了一封书信,苦口婆心劝说我二哥要当个好皇帝。 
  二哥见信冷笑,几年间,可能他还没有见过三哥这样如此不识好歹、胆大敢谏的人。于是,他马上下诏命令三哥回邺城。 
  这时候,在青州的三哥心中疑惧,深深后悔自己莽撞,但已经来不及。他的手下劝他不要自投罗网,让他称病不入朝。 
  二哥皇帝不会忍耐,更不会等待,立刻派军队大张旗鼓来正式逮捕三哥。 
  这样一来,我的三哥永安王高浚,也被抓来邺城,正好陪七哥上党王高涣在城郊地牢中做伴。 
  昔日锦衣玉食的两个王爷,我的两个异母哥哥,一下子都变成了阶下囚。 
  肮脏的地牢之中,二人吃喝拉撒都在其中,后悔莫及。 
  说句实话,我的二哥皇帝,酗酒成狂,行事太过残忍。对外,北筑长城,南攻陈国,士兵死者数十万,民怨沸腾。对内,他大修三台,赏赐无节,基本把皇帝府藏花光用净。 
  最让朝中大臣和我们这些亲属胆寒的,是他那种醉前醉后的虐杀嗜好。有司审讯囚犯,我二哥常常亲自当堂。除了亲手宰割犯人外,二哥还喜欢把铁犁和车轮架子烧红,烫烙犯人,听他们的惨号为乐。所以,在皇宫内廷和尚书省,最常闻到的味道,就是烧糊的人肉味。 
  醉狂杀戮之下,人人自危。我父亲时代的老臣、大司农穆子容上朝,根本没有说什么话,二哥皇帝忽然发怒:“从前你在我父亲手下当官,我找你要一匹马骑,你当时竟敢不答应,现在我就送你上西天!”于是,二哥命令穆大叔脱衣趴在庭院中,当做箭靶,自己弯弓而射。酒醉手抖,多发不中。二哥怒狂,冲上前去,亲手用一根粗大的拴马橛捅入老头子的肛门,活活把人捅死(穆大叔,多么憨厚温和的人,我小的时候,他常常抱着我骑马);仆射崔暹,也是我父亲时代的旧臣。他病死后,我二哥以皇帝之尊到他家吊唁。崔暹的老婆迎拜,一身孝服悲哭。二哥问:“你想念崔仆射吗?”女人再拜哭言:“结发情深,心中追念!”二哥狂笑,高声喊叫:“既然如此感情深厚,我成全你,你自己去地府和崔仆射团聚吧!”未等妇人明白过来,二哥手起刀落,砍掉妇人的脑袋,随手抛掷于高墙之外(崔仆射,我高家旧人。我少年时代,在父亲书房见到最多的,就是这位崔大人);在三台太光殿上,都督穆嵩奉命献酒。我二哥忽然暴怒,没有任何理由,绑上穆嵩,垫上草荐,自己用大锯横锯,把这位倒霉的穆都督锯成数段(穆嵩乃我大哥高澄心腹随从,二哥恨和尚憎及袈裟,杀心由此而起);一夜,二哥忽然闯至我五哥彭城王高浟的王府,把他的生母小尔朱氏唤出,怒斥道:“当初你在我父亲身边得宠,常常说我们母子坏话。现在,是该我报仇的时候了!”小尔朱氏未及辩解,脑袋已经落地(小尔朱氏风华绝代,让人见之屏息,受我父亲宠爱。如今美人迟暮,风采依然。盛装而出,不料我二哥忽然一刀)。   
  十九 醉龙狂杀(3)   
  费尽无数人力物力,邺城三台终于完工。我的二哥皇帝下令,改铜雀台为金凤台,金虎台为圣应台,冰井台为崇光台。 
  游三台第一天,二哥高兴。当时他还没喝醉,开玩笑,手拿着一支长槊刺向都督尉子辉。对方慑于我二哥的淫威,根本不敢躲避,眼看着那尖锐的槊尖刺入自己的胸前,应声毙命。 
  二哥呵呵笑,对左右讲:“明知我刺他,他为什么不躲!” 
  众人唯唯。 
  死了一个人,丝毫不会改变二哥的好心情和喝酒的好兴致。他手捧大杯,大口饮酒。 
  作为同胞兄弟,我六哥常山王高演忠心可嘉,总是忧愤形于颜色。此次,三台游乐,看见二哥皇帝又杀人为乐,忧心之余,他泣下沾襟。 
  二哥半醉半醒中发觉,知道我六哥真心为他好,就说:“只要有兄弟你在,二哥我就不用担心天下的事情,自得其乐啊!” 
  我六哥高演也不答言,涕泣拜伏,长跪不起。 
  见此状,二哥大悲,把手中杯子摔扔在地上,高声说:“六弟,我知道你的心思。此次以后,敢有人向我进酒的,定杀不饶!”言毕,他抽出随身佩刀,把周围平时喜爱的金银玉制造的精美酒器,全部砍毁,以示戒酒的决心。 
  但是,几个时辰未过,二哥酒瘾发作,沉湎如初。 
  为了劝说二哥戒酒,我六哥不断上疏或者当面进谏。二哥皇帝开始以同胞之亲,颇能忍耐。日久以往,我的这个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